当前位置 - 首页 > 廉政文苑 > 正文

人的清醒是有条件的

发布时间:2015-04-14 17:17:44

     人什么时候才算清醒?
     2014年暑夏,二月河在接受中央纪委官方网站采访时讲了一句“人清醒是有条件的”这句话后,细细掂量,确有深意。
    芸芸众生中,那一个人不清醒呢?君不见那些见诸报端的贪腐之人本来自己不缺吃、不缺喝,却依然贪婪不止?解释只有一个:利令智昏,“昏”即不清醒,也就是说因为贪利而不清醒。延伸开来,人不清醒的状态下有以下几种:在欲望渐长的时候不清醒,在没有节制的时候不清醒,在势头正旺的时候不清醒,在无所不能的时候不清醒,在胆大妄为的时候不清醒。人不清醒,小则失态,大则失德。现实中,凡是贪钱贪权贪名贪色者,都是欲望烧得不能把握自己。所以,古人讲“傲不可长,欲不可纵,志不可满,乐不可极”,尤其是要须防影响人清醒的那个“贪欲”,人一旦点燃贪欲的“潘多拉盒子”,不把自己烧个灰烬是不罢手的。那个地步再清醒就为时已晚了,停也停不下来。那么,人怎么才能保持清醒呢?
清醒的首要条件:敬畏。一个人什么都不怕,终归要出事,还是要“畏所当畏”。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有句名言:所谓勇敢,应该包括两种含义,一是迎战不应该害怕的任何东西;二是害怕应该害怕的东西。敬畏信仰、敬畏法规、敬畏权力、敬畏文化;敬畏才能守规矩,敬畏才能知其“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当前,有些人把“无所不能”当成有本事,把会跑关系拉选票当成有能耐,把手中那点权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叫有本事,于是频现“能人贪官”、“小官巨贪”的现象。权为利来,无所畏惧,结果可想而知。把权力当成“自家的事”典型人物是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他从老家接母亲,令本县公、检、法、司的领导去县地界迎候,还大言不惭地对母亲说:“从这里往南200公里,就是你儿子我管的地盘。在这儿我说了算,你说了也算。”这种“狂”是把自己看得大大的,什么组织原则、什么法律规定都是小小的。能不出事吗?
清醒的必要条件:节制。“上帝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贪官也不是个个天生就贪,贪是有顺序的。欲望无节制肯定有灾殃。《庭训格言》中的康熙帝讲:宅舍欲美,妻妾欲奉,仆隶欲多,交游欲广,不贪何以给之?……俭以成廉,侈以成贪。奢生贪,贪变腐,这是一个铁律。公元前575年,晋楚争霸的关键时刻,嗜酒如命的楚军“司令”子反在首战失利的情况下,仍接过侍从竖阳谷就捧上的酒壶。贪酒之人在该清醒的时候是不清楚的,一旦打开酒壶,那还收得住?结果喝个精光,酩酊大醉,一头栽在床上不省人事。楚国最高统帅楚共王这时要召开战前紧急军事会议,却发现“司令”如此大醉,一怒之下,一刀杀了子反。可见无所节制有时真能要人命。
清醒的重要条件:觉悟。许昌市委书记王树山东写过一篇文章《行大道》,文中讲的是党员干部要时刻与人民站在一起,读后很有感慨。作为党员干部,要讲党性修养,要讲党性觉悟。在当今社会,如果没有坚定的觉悟,没有坚定的信仰,各种诱惑随时都可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粉碎人的良知官德。那么,党性觉悟是从哪里来的?它不是从天下掉下来的。它是在有坚定的理论作基础的支撑上,是在不断用党的历史加强营养熏陶的环境下,是在遇到一个又一个现实问题能主动用党的创新理论去解决的磨砺中得到的。党性觉悟提高了,做人为官的底线就会抬高。党性觉悟在,就会在意组织的每一次提醒,积极参加党组织的每一次活动;就会把党讲得每一句话记入心中,并对照党员的标准反省自己做的每一项工作。“让党性觉悟常在”是我们每名党员政治生活中的新常态。
清醒是一种常态,一种风骨,一种深入骨髓的自我净化。权力无药,却能迷醉心神;利欲无牙,却能吞噬理想;金钱无手,却能推人堕落。对照历史我们常读常新。65年前,渣滓沿和白公馆烈士们用生命和鲜血蘸写的“防止领导成员腐化”“经常进行党的教育和实际斗争的锻炼”等“狱中八条”在今天仍有它的现实意义。谨记这“八条”中的教训,在诱惑面前时刻保持清醒,既需“精神上补钙、思想上补课、行动上补劲”,又要牢记“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我们出发的时候很清醒,现在条件变好了更要清醒,这个问题经常问问,你就知道了“人的一生最重要的是什么”。有此,足矣!——摘自《河南党风廉政建设》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