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廉政文苑 > 正文

相人不如相友

发布时间:2015-05-12 09:36:23

         俗话说,朋友是镜。透过朋友,可观其人,古往今来,概莫能外。
        《韩诗外传》有一典故:楚庄王欲成霸业,发愁不能知人善任,听说有一著名相士,看人奇准,于是召进宫来,问他看相的秘诀。相士说:“臣非能相人也,能相人之友者也。”很有意思的回答,相人没有什么诀窍,不是相其貌,而是相其友。楚庄王顿有所悟,以后考察干部不仅看其才,而且察其朋友圈,任贤臣,辨小人,最终得到孙叔敖、子重等贤臣辅佐,成为一代霸主。
        三百年后,孟子周游四方,寻找施展抱负的国家,过宋国而不仕。孟子“相其君”,看到的不是宋王本身的强悍,而是其与一帮佞臣宫女在酒池肉林里饮酒作乐;忠臣进谏时,宋王立刻射杀。在宋王身边,无德无才的小人越来越多,贤德之人越来越少。百姓与诸侯都称其为“桀宋”。“镜如其人”,孟子认定宋王不会善终,宋国没有干事创业的好环境,拒绝了在宋国从政。果然之后不久,齐楚魏三国联合伐宋,三分其地,宋国灭亡。
        如此说来,做一个高明的相士其实不难。“相人不如相友”,把握住这一点,就能很好地解读一个人的本质如何。站在国君层面考察臣子,如果臣子的朋友都很忠诚可靠,品德高尚,那么臣子也是正派的人,这就是所谓的良臣;换个角度,站在臣僚层面观察国君,若国君身边人多是贤能,用人多是忠良直臣,这样的君主保准是积极向善的,他的国家就会日益安定,这就是所谓的明主。楚庄王通过考察臣子的朋友,得到贤臣;孙叔敖、子重等人也是通过观察楚庄王亲近之人,才决定到楚国应聘的;而孟子看到的是宋王“淫于酒妇人”,故谢绝了宋王的邀请。
        君相臣,臣相君,其实相的都是社交圈。楚庄王和孙叔敖们无疑对彼此的社交圈比较满意,孟子则对宋王失望。在一个讲究施展抱负的年代,“明君选贤任能”、“良臣择主而事”,这是连孔圣人都认同的道理。通过“相其友”,若是领导发现下属不合格,大可以将之炒鱿鱼;反之,若是下属觉得领导表里不一,也可以另谋高就。楚庄王的称霸,宋国的衰亡,孙叔敖、子重等人的就职,孟子的不仕,皆体现着这个道理。
        观其友,知其人,其根据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君子之交必君子,小人所交必小人。高山流水,管宁割席。我们在社会上找朋友,都是在找适合自己的交际群体,之所以选择待在这个群体中,是因为内心有认同感,志同道合。自己的价值取向符合群体的标准,而群体又反过来影响固化自己的价值观。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朋友,直接反映着他的为人。墨子在《所染》中见染丝者而叹:“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入者变,其色也变。”一个人的交往与染丝同理,交往者是什么样的人,这个人也会深受其影响。不管是谁,都必须正确选择自己的亲信和朋友,以取得良好的熏陶和积极的影响。
        “相人不如相友”,是一种处世智慧,无论对于选拔人才还是私人交往,都有很大的借鉴作用。我们在震惊于一些官员的“两面”人生,感慨于他们蒙蔽了公众双眼的同时,有必要反思一下,在对选任干部的监督考核上,不妨学习楚国相士辨人之法,看其是与群众打成一片,还是与大款推杯换盏;是与群众结对子、做至交,还是在高尔夫球场与老板称兄道弟。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一个人周围的朋友,若都仁义正直,淳朴诚信,博学谨慎,那么这个人自身也会老实本分,遵纪守法,这个人往往是可用的;若其所交之友都非安分守己之流,结党营私,谄媚逢迎,那么这个人自身也必油滑奸诈,目无法纪,这样的人还是及早发现慎用为好。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