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廉政文苑 > 正文

给自己画一个“避魔圈”

发布时间:2015-11-04 16:10:42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群”其实就是我们现在常挂在嘴边的“圈子”。“圈子”古已有之,于今为烈,尤其是当手机微信成为人们日常交流的主要方式后,“圈子”概念更被空前爆炒。以我个人的微信圈为例:我当过兵,有战友圈;我上过大学,有同学圈;我是某地人,有同乡圈;我被冠以作家头衔,有作家圈;我喜欢读书,有读书圈;我爱运动,有运动圈……真可谓一圈又一圈,圈圈相勾连。
      在众多圈子中,还有一些没有冠以“名号”的隐形圈子,活动着一些官员、商人的身影。这些颇具神秘色彩的圈子,  至少都有以下几个共同点:一是范围相对比较小,二是有圈中人一致公认、尊崇的“老大”,三是有非常明确的边界,四是有不成文的入“圈”条件。他们在“圈子”里勾肩搭背,拉帮结派,笼络党羽,巧用公权,资源共享,暗度陈仓。
      17世纪诗人约翰·堂恩说:没有谁能像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分,连接成整个陆地……人的一生当中,只要参与社会交往,每个人都会有自己这样那样的圈子。所谓圈子,是指具有共同爱好、兴趣或者为了某个特定目的而联系在一起的人群,比如工作圈、生活圈、朋友圈,等等。从主流因素上来讲,圈子内同仁们,交流感情,增进友谊,凝聚共识,相互借鉴,拾遗补阙,共同进步,无疑是件充满正能量的好事。即便偶尔传播一些负能量的东西,大家看一看,笑一笑,也就过去了,没人把它们留在心里。
      值得警惕的是那些隐形的帮派圈子。这类圈子由来已久,并形成了独特的“圈子文化”。历史上,无论是唐朝的牛李党争、北宋的新旧党争,还是明末的东林党争、清末的帝后党争,尽管圈子的成因不同、良莠互见,但最终都加剧了政权危机和社会动荡,留下了“朋党兴、政事乱”的深刻教训。现实中,从近几年落马的“大老虎”来看,其背后多有一帮官员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勾连,形成“石油帮”、“秘书帮”、“山西帮”等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散或紧密的帮派圈子,以至于“拔出萝卜带出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最终导致某一地区、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稍加剖析,我们就会发现,这类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帮派圈子,无论搞人身依附,还是搞政治投机、结党营私,不是以利禄相勾结,就是以升迁相依附,内里都贯穿一个“贪”字。邓小平同志早就指出:“‘小圈子’那个东西害死人哪!很多失误就从这里出来,错误就从这里犯起。”远离这些陷阱式的圈子,是明智的选择。
      孙悟空把唐僧放在地上,用金箍棒在其周围画一个圈,妖魔鬼怪就进不来了。每个人,尤其是领导干部,都要用纪律和规矩的“金箍棒”给自己画一个“避魔圈”,为自己的人生增添安全系数。(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何况)

 

返回